当前位置: 主页 > 普洱茶产地 > 曼弄老寨:拉祜族秘藏着的一个传奇

曼弄老寨:拉祜族秘藏着的一个传奇

发布时间:2015-03-27 16:06内容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

2012年4月云南六大茶山茶业股份有限公司举办全国著名作家贺开行活动。这是享誉中国茶界的六大茶山公司成立十周年庆典的一个重要项目。
此行最令我兴奋的是勐海县贺开拉祜族聚居地曼弄老寨之行。性情纯朴羞涩的拉祜族同胞竟然为天下秘藏了一座有千年历史的万亩古茶园。

依傍茶荣而荣。一段神奇口口相传——“山头老黑"的迁徙故事
西双版纳州下属只有两县——勐海和勐腊。这次去的是勐海县勐混镇贺开村下属的曼弄老寨。
坝区居住的人常称生活于此的拉祜同胞为“山头老黑",最早还叫他们“光头老黑”,住在那里的拉祜族同胞不分男女老少都剃光头,这一习俗在十多年前才渐渐消失。历史上拉祜族同胞与傣族为邻,由于争夺土地,发生了战争,本来两族约定,拉祜以结草为地界,傣族以翻地为界,后来烧地时火把拉祜族打的草结烧掉了,傣族趁机将所有土地都翻完了,土地成了傣族的,拉祜族不服。
战争之初拉祜族凭借善狩猎之本事打败了傣族。但傣族设计用口弦找拉祜族女人换走了拉祜男人们用的弩弓扳机,弩弓散失威力,拉祜战败。于是聪明的拉祜人想了一个办法,佯称要过年,与傣族约定修战十天。,他们把一头活羊放入一面大鼓之中,拉祜人与傣族又约定等鼓声停止再开打。活羊憋在大鼓里困兽般撞击鼓,力尽气绝而亡。
鼓声停歇,傣族人冲进拉祜寨,拉祜人早已从容转移。至今拉祜人还有过年时不许外人进寨的习俗。不甘受制傣族的拉祜人一路迁徙最后进入山林,在现在的曼弄新寨老寨一带安生下来。

拉枯人千年的生息繁衍,成就——云南连片面积最大的古茶园
关于拉祜族,我的知识浅薄得只晓得他们的图腾是葫芦,自称祖先是从葫芦里走出来的,拉祜男人吹着芦笙与女人一起围火打跳,是云南特有的少数民族之一。“拉祜’’意为火烤虎肉,拉祜族在历史上也被称为“猎虎的民族”。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狩猎是拉祜族男子最主要的工作,而在农业生产方面,主要由妇女承担,以种植稻谷和茶叶为主。
曼弄老寨古茶山位于勐海县城南部的勐混镇贺开村委会境内,主要是指曼迈、曼弄老寨、曼弄新寨三个拉祜族寨子集中连片的古茶园,总面积达483公顷,是云南连片面积最大的一处古茶园。
进曼弄老寨的山路,坑坑洼洼的,路上有骑着摩托的男人带着女人飞撒后的一股股黄灰冒起。既然别人给我们描述了那里有一座云南连片最大的古茶林,我望梅止渴。果真,到达曼弄老寨古茶园,原生态的幽秘如故,却又给我很大的意外,这意外是它的规模浩大,而且在随后的采访中得知这曼弄老寨的拉祜族同胞竟然不种台地茶,他们的收入全仰止于这树高平均两米多的茶树尖尖上。

拉祜人与茶的关系呼应为——曼弄老寨的味道:清涩和甜蜜
曼弄老黼“茶中有村,村中有茶”。
嘴尖长的黑毛猪自由徜徉在古茶林间,乍一望,以为是野猪出没。这里的古茶树基部围粗平均在0.8米左右,树高平均在2.5米左右,当地拉祜族同胞种茶是“顺山坡,棵对棵”。
古茶树区别于台地茶,除了乔木还是灌丛之外,古茶树的枝杆上都附生有兰科植物石觚、地衣、苔藓类。石觚是名贵中药,当地人形象地称其螃蟹脚,用以炖鸡汤是高级补品。在一片茶叶上有人发现了一只色彩斑斓的昆虫。蝽蟓一类的虫虫,硬在这茶叶的翠绿里上演了一出大明星的独角戏,我想这也是古茶林的一个原生态指标。
传说远古时候一个拉祜部落首领在狩猎时发现嚼茶叶后精神倍增还解渴,便将之命名为“涩甜叶"。下午时分摄氏三十度的高温在这古茶林里走,又渴又热,随手掐了一尖嫩芽放嘴里咀嚼,疲累干渴立马化为浮云。
关于曼弄老寨的主观感觉成了一种清涩后甘甜的味道,正如拉祜先人最早对茶叶滋味的准确描述。

古茶林换来拉祜人的新生活——一个外人对和谐生态的探访
到曼弄的这天是四月十二号,古茶树上的明前春尖茶已采摘毕,家家户户的杆栏式建筑的上层大露台上都见人们在晒青。我远远地观望打探拉祜人的屋舍和生活状态。
杆栏式建筑的屋舍一楼照例是猪啊鸡啊狗啊的天地,自由放养,码着柴垛。现如今,这屋舍的下层家家户户都停放着些小型农用拖拉机、摩托车。母猪们似乎不在哺乳小崽就是坠着个怀孕的大肚子四处逛悠拱食。狗儿特别地多,起先我很怕被狗吠咬,后来发现,在这里,狗不咬人,倒怕我这样一个突然闯来的生人,我趋近时,它们一路退缩。
我用笑脸跟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子搭讪,手里拿着相机的充电器比划了半天,我指着空中的电线“电电”地说,她明白了。尾她上楼,楼上照例是宽敞的大起居室,屋中间火塘捂着。环顾四壁贴着影星的大头照,大尺寸液晶屏电视机、三门电冰箱、一个超大电饭煲很是显眼,电饭煲煮好了饭,屋里有饭香。
拉祜族女人的名字第一个字都是“娜",第二个字则是出生时的时辰来定,男人的名字第一个字都是“扎”,因而一个寨子里重名者太多,祖宗三代都叫一个名字是完全可能的。估计充起了一点点电量可以再拍些照片,我起身告辞。拉祜人面对生人多还是羞涩的。想给娜朵家那个读小学充当翻译说话最多的孩子一点钱。无奈钱包手机都在车上。娜朵的孩子告诉我那些电器是他家用卖茶叶的钱换来的。
四处逛荡时发现富裕的拉祜人家的院场不再是敞露的,砌了很矮的围墙,装了焊接的铁艺门,色彩鲜艳缠绕的花枝上写有汉字“福”。
星空下栖居古茶林间——做一个都市人诗意的梦
夜幕降临,曼弄老寨的一块宽场地上,年轻的拉祜小伙子架起了高高的柴堆。
火堆点燃前,最亮的是星空。我一直抬眼望那城里见不到的童话般的星子,一颗一颗地数。手机电池耗干了,相机电池耗干了,曼弄老寨把我与尘世隔绝。
火燃起来了,热情的拉祜人牵起我们的手,引领着我们回归人类最原初的简单和最纯粹的欢乐——唱歌跳舞。
火焰舞蹈歌声烘热了心肠的这个夜晚,我一路哼着各处少数民族的情歌,踩着微醉的步子,走进古茶林下的户外帐篷。歇息时,我撩开帐蓬留的网眼窗,仰望夜空紧也无法入眠,那是凡高画过的印象星空。手机没电,又不戴表,我不知时间流逝到了哪一刻。
身下的防潮垫在茶山的坡度上一直往下梭,一直往下梭,把我梭进一个诗意的梦里。
13日展我在鸟啼声中睁眼,在潮润的空气中吐故纳新一会儿,我们离开曼弄老寨。大巴车从泥路拐上柏油路时,六大茶山公司的一个巨大广告牌醒目耸立,上面八个字:茶出勐海,秘藏贺开。

作者:半夏
作者简介:半夏,原名杨鸿雁,小说家,《大观周刊》副主编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浏览排行

推荐内容

金亚洲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