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普洱茶文化 > 普洱茶美文 > 花色幽香一清壶

花色幽香一清壶

发布时间:2016-01-14 12:28内容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

  向来慢热,在喝茶这桩事情上,更是接近而立才恍然大悟:品茗原来是一件极为雅致的事件。年少时候,不谙世事,总喜欢浓墨重彩、刺激非凡的生活状态,所以一直钟情于口味香醇且浓烈的咖啡。或许骨子里的传统中国脾性对这异域舶来品有着强烈的好奇,而原本叛逆甚至有点崇洋媚外的个性更是让我一下子走进咖啡的圈套,若干年不知茶乃何物。

  即便是今日有所悔悟,对茶的认识却还远在普通人之上,更没有底气来谈茶。只是隐隐地开始对它有了好感,被每日一壶的龙井熏得有些飘飘然,然后就有了这些忘乎所以的文字,聊以纪念生命中这微不足道的改变。

  古人唐彦谦曾描写过一物:“麝炷腾清燎,鲛纱覆绿蒙……无力春烟里,多愁暮雨中,写得是玫瑰”。此刻它作为某种茶饮料的原料,正在我小小的茶壶中翻腾着,为案头凭空地添上了一抹香气,一屡姿色,一种风景。让幽静得略显呆滞的书桌呈现出一份惬意与悠闲,也使得为了生存忙碌了一天的身心得到极度的放松。随着年景的见长,我开始找一些不同的乐子来消磨这八小时之外的光阴。

  几个星期前到熟悉的咖啡馆买咖啡豆,先生看到一只白猫,一时兴起竟尾随着那活物进入了一家茶行。白猫跃上红木的桌案,便不再理睬我们。这才打量起这小小的雅室。习惯了咖啡馆的随意和酒吧的喧嚣,来到这方小小的幽居,竟浑身不自在,连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摆放好了。主人上来招呼我们,没有强问需要什么,只是淡淡地说,客人请随意看看。

  一下子松弛了下来,开始参观那一套套精致的茶具和种类繁多的茶叶。除了极为常见的龙井、碧螺春、普洱和有限的花茶,我是叫不出绝大多数的茶名。却唯独被那些造型别致、做工精湛的茶具深深地吸引住,挪不动脚步。其间有一只透明的壶,不同于那些宛如古代仕女的陶瓷或者深思贤达老者的紫砂,隐隐地透着现代的气息,却又能和这古意盎然的茶庄相得益彰,融为一体。

  先生说,你既然喜欢,就买下吧。激动地相视一笑,便收下了这连同底座在内的藤柄玻璃茶壶,又配了两只蛋青色的小茶盅,底托成柳叶形,把玩于手中别有一番风情。尽管茶壶和茶杯并不是一个系列,我和先生倒是一致认为这样的搭配非常耐看,也就是喝个茶而已,并不是搞收藏,怎么喜欢怎么来了,我向来讨厌规矩。

  于是每日的闲暇从形而上学的瞎逛书店,装模作样的蹲咖啡馆变成了每日在书桌旁泡茶听音乐看书。燃上蜡烛,放在透明的底座中央,上面摆上一壶自己调制的花茶。我喜欢玫瑰,偶尔放些枸杞和龙井,然后看着小块的冰糖在壶底咕噜咕噜地翻腾,便将一整天的郁闷与不快、疲惫与埋怨一并地融到那浅黄色的茶汁中喝入腹中。当这些烦恼潜入身体的刹那,一种轻松和惬意之感便油然而生。让生存的问题暂放一旁,先给灵魂洗个热水澡,找回自我的过程有时很慢,而有时却又很快,要看你身处的环境,而更多的时候,需要自己来创设这样的环境。

  比如此刻,有位日本茶人写过一本颇为美妙的书,其中写道:“有的香气扑面而来,余味悠远;有的香气则在不经意之间飘入鼻腔,清新澄静。”其实我不需要那么多的香气,只要有一种能打动内心,并能使自己回归的味道就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浏览排行

推荐内容

金亚洲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