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普洱茶知识 > 振太 无量茶山中的桃花源

振太 无量茶山中的桃花源

发布时间:2015-07-21 13:47内容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

  振太 无量茶山中的桃花源,文章为你介绍振太古集镇的基本概述、历史文化、目前现状以及发展情况等相关知识

  振太古集镇的基本概述
  夏末时节,背洱镇沅彝族哈尼族拉祐族自治县西部,地处无量山麓的振太格外美丽。振太乡东接景东县,南连景谷县,西临临沧市,北与云县隔江相望,振太河从坝子中流过,两岸风光旖旎,四处青山环绕,四季如春鲜花盛开。无边的田野与蔓延的青山相互依偎,阵阵清风中夹杂着淡淡的稻谷香,远处依山傍水的村寨错落有致地分布在原野之中,安静、祥和。解放前夕,振太乡每个村寨都有马帮或商人到东南亚各国经商,因而振太乡也被人们誉为“侨乡”。
        

\

  振太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古集镇。20多年前在秀山庄房发掘的新石器石斧,说明振太至少已有5000来年的历史。清雍正十年(公元732年)废巡检改县佐,由勐统移于太和镇,民国八年(公元1919年)改草皮街县佐为太和县佐,将原振兴乡与太和镇合并,各取原乡一字而得名振太。

  振太古集镇的的历史文化
  1958年前,振太都归景东所管辖。由于西临临沧,北近大理,特殊的地理优势为振太人在文化交融和贸易往来提供了便利条件,商埠发达,经商历史源远流长。上百年来,振太经商者的足迹远涉东南亚,形成国际闻名、富甲三迤地区的“振太商帮”,众多大商遍及海内外。历史上振太作为茶马大道上的重要驿站,北经景东、大理、迪庆、西碱到印度,南经景谷、普洱、澜沧出缅甸、泰国等东南亚国家,西走临沧出缅甸,形成了一个四通八达的运输网络。交通的便利带来了振太商业的繁荣,振太成了当时景东南五区和现在镇沅县西部的商品集散流通地,振太的太和土布、兴隆坛罐、茶叶、笋叶帽等商品因马帮而远近闻名。由于资源丰厚,不少外省商贩到振太做生意,集镇上车水马龙,一派繁荣,振太也有了“三万人口一万商”的赞誉。有很多人说振太人就避普洱的“犹太人”。

  当然振太的商业意识是和文化的教化与熏陶分不开的,清朝初期,随着江浙、湖广等地汉族大量进入振太,卉老的蛮荒之地受到中原文化的浸润熏陶。振太开始出现私塾、义学。乾隆年间创建文宫,开办书院,嘉庆、道光年间振太文化氛围已经相当浓厚,并破女子入校读书之先,开办女子班。古时重视文化的许多商业人户有了钱便明智地投资办学,1758年就兴办小学,1940年创办中学。我要到的第一站就是1940年创办的泰和中学,原为疑东县南六区(里崴、勐大、振太、景谷、民乐、永秀等六区)最高学府,现在是镇沅第二中学。一条由鹅卵石铺成的古老街道延伸至二中大门,校内绿树成荫,鸟语花香,这里过去曾是地下党活动的基地,如今,已成为培育振太人才的摇篮。古朴的教学楼旁矗立着一座十分醒目的石台,那就是仓圣宫遗址,“仓圣”是对传说中汉字创造者仓颉的尊称,表达了人们对“文字始祖”——仓颉的尊敬之情。碑文已被岁月打磨得有些模糊,碑身四周还有淡淡的香火痕迹,古时进京赶考的书生都会到这里进香膜拜,希望能够高中榜首,这不足七八平方米的“仓颉”仓圣宫,承载着历史,见证了振太教育发展的风雨历程,也让世人看到了振太人对先辈们教育文化的尊崇和重视。

  在此,我们不得不提到一个开明的当地绅士——李恕庵,是他用先进的思想,一手创办了泰和中学,并从昆明请来名师任教,造福了镇沅百姓,也是他,积极提倡男女平等,婚姻自由,男人短发,女人放足。更让振太人津津乐道的,是李恕庵“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理论,在开办中学的同时,他率领乡人学子,在学校后面荒芜的大山上,砍杂树,翻土,到大坡头、上索岗等松林采集思茅松种子植树造林,次年又发动李氏家族在村寨间再次造林,并立下安民告示,向四周居民宣传封山育林的理论,保护林木。如今,二中后面的“大山松林”,振太新街与老街之间的“松子地”,都是他的杰作。一林苍翠挺拔的思茅松记载着岁月的风霜和历史的光辉,也载入史册成为了云南有史记载的第一片人工林,被列为省级风景林重点保护单位。

  振太是森林之乡,树林成了人们的祖先,成了自然之神。纯朴的振太人对原生的自然形态景仰着、敬畏着、膜拜着、呵护着。籽马村,一个田园牧歌般的童话世界,有房屋必有成片花园,有田地必有悠悠碧水,民居依山傍水而建,美得让人如醉如痴。要是有外村人到这里窜门子,朴实热情的村民会拿出自家的蜂蜜,和新鲜的瓜果来招待大伙。籽马村已是有些年代的古村落,但丝毫感受不出“旧”的味道,古朴、整洁、清爽,小路两边有宽而干净的排水沟,能看见振太人对环保的超前意识。每户民居外有一圈用石头堆砌而成的围墙,围墙很低矮,能够看到院内的情景。这时我发现院内一栋很特别的房子,从外面看房屋是一个五角形。听主人李大爷说,这是他父亲自己设计建造的,其父毕业于云南陆军讲武堂,担任过昆明炮兵营的营长,1946年归田经商后,便在这里建起这栋很特别的房子。白墙青瓦映着房前屋后的花园,开满鲜花的院子有一种说不出的安宁与美丽。漫步在籽马村就连风中都带有一丝丝惬意和慵懒的味道,人与自然相互依存,是那么`的和谐与诗意。

  迷恋上的振太不只有我,还有成千上万的白鹭鸶。清晨,当第一道阳光穿透大地,成群的白鹭鸶便会从兴隆小学门口的榕树上起飞,在彝乡山寨上空自由盘旋几圈后,四处飞散,开始一天的觅食活动。傍晚,村寨的屋顶撒满金色的余辉时,白鹭鸶会以家庭为单位,从四面八方飞回歇落在高大的榕树上、竹梢尖。白鹭鸶与彝家人作伴已经有千百年的历史,彝家人把白鹭鸶视为吉祥鸟,寓意着平安、健康。春末,田地里的小麦收割完毕,彝家人便开始泡田备耕,这时白鹭鸶就会成群结队地飞到田地里,陪他们一起耕作。夏天或秋天,白鹭骜又会飞到稻用里。捕食危害稻秧的虫子。雨季,在彝家人头戴斗笠驾牛耕田时,胆大调皮的白鹭鸶偶尔会落在斗笠上,与村民同步前进。低低细语。在这里随处可见白鹭鸶与人同行,或是安逸地“骑”在牛背上。田野,水墉、花果、浓荫掩映,洁净安谧,生态和谐,偶尔还会飞出彝家人悠扬的歌声。

  “振太有三宝,一有难搭桥、二有松子林、三有美女千年不老”,这几句话在民间流传已久,被振太人视为骄傲。振太是茶马古道的必经之地和重耍驿站,这可以上溯到清朝末年,当时振太是连接省城昆明至缅甸、泰国的重要驿站,马帮经过这里,过难搭桥,一路走蛮铁,过南北江,进耿马勐永,出永德、镇康到达境外;易一路下景谷,过糯扎,再进勐海,出孟连到达境外。险峻的难搭桥屹立于难搭河的刀劈斧削般的悬崖之上,厉经一百二十多年风雨的石拱桥裸露着岁月的痕迹。桥商约三十多米,桥下河床乱行累累,水流湍急,难搭桥横跨两崖,单孔半月,拱顶弧形方正,两堵右崖相距近两丈,一崖比较平整。而另一崖则陡峭突兀,古老的石板上嵌有深深的马蹄印,这是无数马帮通过的印证,一块块斑驳石头透露出铜筋铁骨般的坚毅。在桥上能够看到不远处有一道河瀑,经过连日的大雨,湍急的河水溅起了白色的水花、巨大轰鸣声回荡于山谷之中。我很敬佩建造难搭桥的工匠,能在如此艰险恶劣的环境下搭起了一条通往文明的古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浏览排行

推荐内容

金亚洲登陆